我们不努力,他们怎么办

2016-07-23     荒岛读书  

        早上接到朋友电话,关于借钱的。朋友的同学,妈妈得了尿毒症,做了挺长时间的透析,现在有合适的肾源,需要二三十万,爸爸才问问已经工作七八年的女儿,手里有没有积蓄。这个女儿,虽已成家生子,但光养娃、请保姆、房贷、车贷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朋友的这位同学,我见过,两口子都安安稳稳。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变故,小日子倒也四平八稳。但这安稳,也意味着承受不起一点意外打击。


        于是只能厚着脸皮借钱。朋友说:“情感上,我特别想借她十万八万,但理智上我担心她十年八年也还不了这钱。”在北京,两口子月收入不足两万,还负担贷款和支出,基本存不下钱。而且换肾后期控制排异反应的费用,每个月也要大几千。说不好听的,这是个无底洞。


        最终,我朋友给同学打了五万块钱,她对我说:“我也不富裕,好在这些年一直学习、跳槽,工资越来越高,家人万一有病有灾,经济上足够抵挡一阵子。这五万块,我也是不打算要回来了。”


        看吧,我们张口跟人家借钱,对方是要考量我们的偿还能力的。老话说“救急不救穷”。又急又穷,是很可能借不到钱的。


        一位朋友,曾经的文艺男青年,最喜欢的是“诗和远方”。他25岁之前赚的钱,全部用来旅游了。


        2006年的某一天,这个文艺男青年突然从柬埔寨飞了回来。回来后,变了个样:不再四处旅游,每个月都回老家探望父母,找了符合自己特长又相对稳定的工作,经常加班,秒变拼命三郎。


        两年后,他用存下的二十几万,在五环外按揭了一个小两居,并且把父母从老家接了过来。


        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两年前他正在柬埔寨旅游,突然接到消息,哥哥车祸去世。他飞奔回家时,看着白色挽联下一夜白头的父母,瞬间长大:父母已经失去长子,自己成为他们唯一的依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天马行空、混蛋一般谁也不顾地四处游荡了。


        他当时一滴眼泪都没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再也没有哥哥替自己尽孝了,自己若再没正形,毁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三口的生活。


        当一个年轻人意识到肩头的责任,便迅速变得成熟起来。


        曾有一份调查,问老人最害怕什么,排在第一位的是生病,其次是经济问题。他们担心生病后自己无法自理,担心退休金不够自己开销,更怕自己成为儿女的累赘。


        就是这样的父母,为了我们读书他们省吃俭用,为了我们结婚他们倾囊相助,为了我们买房他们拿出所有存款甚至举债累累,到老了,却担心给儿女添负担。


        做编辑时,一个作者曾和我说过她的无奈。她刚工作时,父亲生病,肝癌,治疗用光了家里所有钱,能借的亲戚都借了,直到再也借不到一分钱。到最后,连止疼药的费用都付不起了,每次听到爸爸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她都似万箭穿心。


        父亲过世后,她白天拼命工作,晚上拼命写稿,平时老给妈妈买漂亮衣服、寄她从没见过的进口食品。她说:“我现在的辛苦根本不算苦,等到至亲需要,自己却无能为力时,那才真的苦!”


        曾和一位远房亲戚聊天,他妈妈当时刚刚出院。他说最自豪的就是住院时,自己有能力给妈妈请最好的专家做手术,让妈妈住最好的单人病房,给妈妈用最好的、副作用最少的药,请服务态度最好的护工。


        小时候,爸爸妈妈想尽一切办法给我们最好的吃穿用度,长大后,我们若不努力,如何让父母老有所依?


        不可否认,有些人投胎技术好,出生在衣食无忧、什么灾难都不怕的家庭,他们努力与否,并不影响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


        但大部人,都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小时候的梦想是考个好大学以求有个好工作,工作后的梦想是年年涨薪水,涨了薪水后又想着跳槽可以薪水翻倍能更快凑够首付买房,当买房买车生娃的人生大事落定,自己和配偶的双亲又开始需要照料,孩子各种补习班的费用需要精打细算……


        在人生的任何阶段,偶尔的小放纵,给自己几天假期都无可厚非,但放眼人生长跑,哪个时期都需要咬紧牙关步步紧跟,不然环环相扣的踏实人生,将变成一连串问号:初中怎么办?高中怎么办?大学怎么办?工作怎么办?房子怎么办?另一半怎么办?孩子怎么办?父母怎么办……


        被追问的人生太过被动,没人喜欢。既然鸡飞狗跳的阶段迟早会来,我们何不早早努力,做好准备?(文/闫涵)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