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法》解读与评析

2018-12-05     中移互联网和法同行  

8月31日,备受瞩目的电子商务法,经由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自2013年立项,至今已5年。如果从一般定义上的我国电子商务元年——1999年算起,至今已近20年。

电子商务,一个从0到1、再从1到领先全球的社会经济业态,终于迎来了它发展历程中的里程碑时刻——一部专门为它颁布的法律。电子商务已经成为我们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经济增长点,是经济新动力的主要构成。网络购物,也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电子商务法之所以备受瞩目,因素众多,重点有三:

1、涉及面广,关系到近6亿网购用户。

2017年,我国网络零售额达到7.18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实物商品的网上零售额达到5.48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5%。电子商务法不但关系到数量众多的电子商务经营者,也关系到超过4000万的电子商务直接与间接就业人员,还关系到近6亿网购用户,可以说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2、耗时久,历时5年方表决通过。

电子商务法从2013年立项,提出到表决通过,前后耗时5年。其中,三年时间起草,两年时间经两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常委会会议审议。一个不得不说的背景是,我国法律一般经过三审通过。

3、全国人大财经委立项,而非部委牵头。

我国立法,一般由部委牵头居多。而电子商务法则从一开始,就由全国人大财经委牵头立项,“线上线下平等对待”作为基本原则被确定下来。

电子商务法共有7章89条,将于2019年1月1日实施。其涵盖范围极广,针对商家普遍关注的税收问题、舆论反应强烈的大数据杀熟现象、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的刷单内幕、呼声日益高涨的平台安全责任等,都做了明文规定。很多条例堪称重磅,如淘宝等平台、微商领域的大量自然人经营者,将需要进行工商登记成为市场经营主体,进行依法纳税。电子商务法也因此推翻了2008年工商总局颁布的《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中,免除自然人网店工商登记义务的规定。电子商务法,看点十足,亮点、要点、重点令人目不暇接。

那么,电子商务法的正式出台将会对电子商务业态与发展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电商平台经营者、电商经营者、从业者们将如何调整以高效适应新法?对普通网购用户而言,电子商务法又会为他们带来哪些新的消费体验?让我们一起来深度解读。

(一)明确调整对象,将微信、网络直播等纳入

法条:第九条 本法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

解读:《电子商务法》调整对象范围较广,基本覆盖电子商务领域民商事活动的各种主体。不光是传统电商平台,利用微信朋友圈、网络直播等方式从事商品、服务经营活动的也是电子商务经营者。我司在网上营业厅、微博、微信等销售产品或提供服务均受本法管辖。

(二)禁止虚构交易、编造评价,平台不得删除评价

法条:第十七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第三十九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建立健全信用评价制度,公示信用评价规则,为消费者提供对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进行评价的途径。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的评价。

解读:刷销量、刷好评、删差评等行为,严重误导消费者,损害消费者知情权、选择权。本法一是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信息披露的一般义务,要求全面、真实、准确、及时披露,禁止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二是要求电商平台经营者建立健全信用评价制度,公示信用评价规则,不得删除消费者评价信息。

(三)增加大数据搜索结果的可选择性,限制大数据杀熟

法条:第十八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根据消费者的兴趣爱好、消费习惯等特征向其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搜索结果的,应当同时向该消费者提供不针对其个人特征的选项,尊重和平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电子商务经营者向消费者发送广告的,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有关规定。

解读:当前,电子商务经营者积累了大量用户个人信息、交易记录等,并利用大数据对消费者进行个人画像,有目的的提供搜索结果,进行精准营销。有些平台甚至出现“大数据杀熟”的情况,引发公众不满(比如同样的酒店房间,对新客户价格比老客户优惠)。为此,《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在针对消费者个人特征提供商品、服务搜索结果的同时,要一并提供非针对性选项,通过提供可选信息,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

(四)规制平台不正当竞争行为

法条:第三十五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

解读:消费者依法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实践中,平台“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减少了可供消费者选择的平台内经营者、商品或者服务品种、数量,使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受到侵害。《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技术等,对平台内经营者的交易行为、交易价格、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实施不合理限制、